?
张岱 金山夜戏 翻译 赏析 急急急急
  作者:admin     发表时间:2019-10-14     浏览次数: 次    

  崇祯二年中秋节第二天,我经由镇江到兖州去。这天下午三四点左右,我抵达北固山,在江口靠岸停船。月光像从囊中倾泻出来似的,倒映于水中,江上波涛吞吐澎湃,江面露水蒸气弥漫,好像把天幕都喷染成了白色,我非常惊喜。船经过金山寺时都已经二鼓天了,路过龙王堂,进到大殿里,一切都是漆黑寂静的。

  树林里,从树缝里漏下皎洁的月光疏疏落落,像残雪一般。我喊小仆人把唱戏的戏服道具拿过来,在大殿中大张旗鼓地点上明亮的灯火,演唱韩蕲王金山以及长江大战等多个剧目的戏。锣鼓声喧嚣嘈杂,整个金山寺的人都起来观看。有个老和尚用手背揩拭着眼睛,看得目瞪口呆,呵欠声、欢笑声、打喷嚏声一起响起。

  他们慢慢定晴望过来,想看看我们是哪里的人,因何事情于何时到了这里,可是都不敢发问。剧目唱完后,天快要亮了,我们解开缆绳,渡江而去。金山寺的僧人们都跑到山脚下,久久地目送我们,不知道我们是人、是神怪、还是鬼魂。

  张岱是一位负奇才的杂家,他在戏曲方面造诣尤深,同时,他又是一位戏曲作家,可惜其戏曲作品未能流传下来。张岱写戏,不过是偶然为之,所谓“游戏词场”,但他酷爱戏曲艺术却是显而易见的。这则《金山夜戏》足以说明他的戏瘾之大。

  他出门要带上戏班子,羁旅途中,风尘仆仆,且又在深更半夜,这位宗子先生竟然突发奇想,在金山寺大殿前唱起戏来,弄得僧人睡梦中惊起,茫茫然不知何故何为。细细想来,其中缘故自可寻得,张岱急呼小仆命串戏绝非全无端由。

  首先,是人的情绪非常之好,停舟江口,月光溶溶,江涛漭漭,因之才有“余大惊喜”之情绪。于是乘兴又开船游于江上,这个乘兴,当是忽发奇想的第一契机,时至二鼓,来到大殿前,景致又自不同:四围寂寂,月光如霰。这又是一个刺激,人的情绪更加兴奋。其次,也是更主要的,三星gt n7100手机怎么刷机是由于金山寺这个特定的地方,古往今来,就是征伐麈战之处。

  油然间,作者想起了与京口有关的历代兴亡遗事:王濬楼船,旧垒神鸦,京江怒涛,金山战鼓,……当年韩世忠,梁红玉就是在这里以八千兵勇大败兀术金兵十万。因而,作者遂有“唱韩蕲王金山及长江大战诸剧”之想。

  当时作者是赴兖州途经镇江,参读《陶庵梦忆》卷四之《兖州阅武》中有“辛未三月,余至兖州”的话,可知此行历时不短。由此推测,作者大概是在游历访古。金山夜戏演的是武戏,到了兖州又有阅武之举,这隐约透露出作者这一时期对国力不支所感到的忧虑,联系明亡后他对故国的深沉怀念以及“披发入山”,不与满清统治者合作的气节,颇有助于了解张岱其人的思想。

  崇祯二年中秋后一日,余道镇江往兖。日晡,至北固,舣舟江口。月光倒囊入水,江涛吞吐,露气吸之,噀天为白。余大惊喜。移舟过金山寺,已二鼓矣。经龙王堂,入大殿,皆漆静。林下漏月光,疏疏如残雪。

  余呼小奚携戏具,盛张灯火大殿中,唱韩蕲王金山及长江大战诸剧。锣鼓喧阗,一寺人皆起看。有老僧以手背摋眼翳,翕然张口,呵欠与笑嚏俱至。徐定睛,视为何许人,以何事何时至,皆不敢问。剧完,将曙,解缆过江。山僧至山脚,目送久之,不知是人、是怪、是鬼。

  张岱出身官宦世家,早年过着锦衣玉食的优游岁月。崇祯二年(1629),作者北行往兖州探父,带着家中戏班,道经镇江,即兴在金山寺演唱了戏剧。作者追忆起往昔的少年豪情,创作了此文。

  本文选自《陶庵梦忆》,明代散文集。该书共八卷,成书于甲申明亡(1644年)之后,直至乾隆四十年(1775年)才初版行世。其中所记大多是作者亲身经历过的杂事,将种种世相展现在人们面前。

  张岱(1597~1679),字宗子,一字石公,号陶庵,山阴(今浙江省绍兴市)人。明末清初文学家。出生于仕宦世家,早年过着富裕的生活,喜爱游山玩水,通晓音乐戏剧。明亡后张岱曾参加抗清斗争,见大势已去,才隐居浙江剡溪山中,从事著述,不做清朝的官。

  他在散文上的造诣高,体裁广,文字清新,能把大量民间口语融入到散文之中。著有《陶庵梦忆》《西湖梦寻》《琅嬛文集》等。

  崇祯二年中秋节第二天,我经由镇江到兖州去。这天下午三四点左右,我抵达北固山,在江口靠岸停船。月光像从囊中倾泻出来似的,倒映于水中,江上波涛吞吐澎湃,江面露水蒸气弥漫,好像把天幕都喷染成了白色,我非常惊喜。

  船经过金山寺时都已经二鼓天了,路过龙王堂,进到大殿里,一切都是漆黑寂静的。树林里,从树缝里漏下皎洁的月光疏疏落落,像残雪一般。我喊小仆人把唱戏的戏服道具拿过来,在大殿中大张旗鼓地点上明亮的灯火,演唱韩蕲王金山以及长江大战等多个剧目的戏。

  锣鼓声喧嚣嘈杂,整个金山寺的人都起来观看。有个老和尚用手背揩拭着眼睛,看得目瞪口呆,呵欠声、欢笑声、打喷嚏声一起响起。他们慢慢定晴望过来,想看看我们是哪里的人,因何事情于何时到了这里,可是都不敢发问。

  剧目唱完后,天快要亮了,我们解开缆绳,渡江而去。金山寺的僧人们都跑到山脚下,久久地目送我们,不知道我们是人、是神怪、还是鬼魂。

  崇祯二年中秋后一日,余道镇江往兖。日晡,至北固,舣舟江口。月光倒囊入水,江涛吞吐,露气吸之,噀天为白。余大惊喜。移舟过金山寺,已二鼓矣。经龙王堂,入大殿,皆漆静。

  林下漏月光,疏疏如残雪。余呼小奚携戏具,盛张灯火大殿中,唱韩蕲王金山及长江大战诸剧。锣鼓喧阗,一寺人皆起看。有老僧以手背摋眼翳,翕然张口,呵欠与笑嚏俱至。

  徐定睛,视为何许人,以何事何时至,皆不敢问。剧完,将曙,解缆过江。山僧至山脚,目送久之,不知是人、是怪、是鬼。

  张岱是一位负奇才的杂家,他在戏曲方面造诣尤深,同时,他又是一位戏曲作家,可惜其戏曲作品未能流传下来。张岱写戏,不过是偶然为之,所谓“游戏词场”,但他酷爱戏曲艺术却是显而易见的。这则《金山夜戏》足以说明他的戏瘾之大。

  他出门要带上戏班子,羁旅途中,风尘仆仆,且又在深更半夜,这位宗子先生竟然突发奇想,在金山寺大殿前唱起戏来,弄得僧人睡梦中惊起,茫茫然不知何故何为。细细想来,其中缘故自可寻得,张岱急呼小仆命串戏绝非全无端由。

  张岱是一位负奇才的杂家,他在戏曲方面造诣尤深,同时,他又是一位戏曲作家,可惜其戏曲作品未能流传下来。张岱写戏,不过是偶然为之,所谓“游戏词场”,但他酷爱戏曲艺术却是显而易见的。这则《金山夜戏》足以说明他的戏瘾之大。

  他出门要带上戏班子,羁旅途中,风尘仆仆,且又在深更半夜,这位宗子先生竟然突发奇想,在金山寺大殿前唱起戏来,弄得僧人睡梦中惊起,茫茫然不知何故何为。细细想来,其中缘故自可寻得,张岱急呼小仆命串戏绝非全无端由。

  崇祯(明思宗朱由检)二年(1611年),中秋后一日 (八月十六),我经由镇江前往兖州。日暮时分到达北固山,将船停靠在江口。月光如同流水从囊(口袋,比喻圆圆的月亮)中倾泻如江水,江中波涛吞吐,露气(朦胧的水气)吸收了月光,喷薄至天都是白色。我感到极大的惊喜。移舟拜访金山寺,已经是二更时分了。经过龙王堂,进入大殿,一路都十分寂静。树林下洒漏的月光,疏疏落落如同残雪。我呼唤小奴携带演戏的用具,在大殿中大张灯火,唱“韩蕲王金山及长江大战”(为韩信为刘邦扫平齐地后,欲自立为王的事)等几出戏。锣鼓喧天,一寺的人都起来观看。有一个老年僧人,用手背擦着眼翳(多在中老年人身上的赘肉性的眼科疾病),突然张嘴,呵欠和笑、喷嚏一起出来。慢慢地定睛(看着我们),到底该看作什么人,为了什么事情,什么时候来到的,都不敢问。戏演完了,将要天亮了,解开缆绳,划船过江。山僧送我们到山脚,久久地目送我们,弄不清楚我们到底是是人、是怪、是鬼。 这一段是张岱记叙少年时代的游记,莫名其妙地半夜突然到山寺演戏,吓坏众人。是世人不敢为的“狂行”。

  崇祯(明思宗朱由检)二年(1611年),中秋后一日 (八月十六),我经由镇江前往兖州。日暮时分到达北固山,将船停靠在江口。月光如同流水从囊(口袋,比喻圆圆的月亮)中倾泻如江水,江中波涛吞吐,露气(朦胧的水气)吸收了月光,喷薄至天都是白色。我感到极大的惊喜。移舟拜访金山寺,已经是二更时分了。经过龙王堂,进入大殿,一路都十分寂静。树林下洒漏的月光,疏疏落落如同残雪。我呼唤小奴携带演戏的用具,在大殿中大张灯火,唱“韩蕲王金山及长江大战”(为韩信为刘邦扫平齐地后,欲自立为王的事)等几出戏。锣鼓喧天,一寺的人都起来观看。有一个老年僧人,用手背擦着眼翳(多在中老年人身上的赘肉性的眼科疾病),突然张嘴,呵欠和笑、喷嚏一起出来。慢慢地定睛(看着我们),到底该看作什么人,为了什么事情,什么时候来到的,都不敢问。戏演完了,将要天亮了,解开缆绳,划船过江。山僧送我们到山脚,久久地目送我们,弄不清楚我们到底是是人、是怪、是鬼。 这一段是张岱记叙少年时代的游记,莫名其妙地半夜突然到山寺演戏,吓坏众人。是世人不敢为的“狂行”。

  展开全部翻译:崇祯二年,中秋后一日 ,我经由镇江前往兖州。日暮时分到达北固山,将船停靠在江口。月光如同流水从囊中倾泻如江水,江中波涛吞吐,露气吸收了月光,喷薄至天都是白色。我感到极大的惊喜。移舟拜访金山寺,已经是二更时分了。经过龙王堂,进入大殿,一路都十分寂静。树林下洒漏的月光,疏疏落落如同残雪。我呼唤小奴携带演戏的用具,在大殿中大张灯火,唱“韩蕲王金山及长江大战“等几出戏。锣鼓喧天,一寺的人都起来观看。有一个老年僧人,用手背擦着眼翳,突然张嘴,呵欠和笑、喷嚏一起出来。慢慢地定睛,到底该看作什么人,为了什么事情,什么时候来到的,都不敢问。戏演完了,将要天亮了,解开缆绳,划船过江。山僧送我们到山脚,久久地目送我们,弄不清楚我们到底是人、是怪、是鬼。

  赏析:“崇祯二年中秋后一日,余道镇江往兖。日晡,至北固,舣舟江口。”从大地名到小地名,

  从抽象到具体,逐渐聚焦到事件上。白居易《琵琶行》序开头:“元和十年,予左迁九江郡

  随之叙述节奏加快,描述对象变得更细致:“月光倒囊入水,江涛吞吐,露气吸之,噀天为白。余大惊喜。”这种鼓胀的情绪形成事件的推动力,“移舟过金山寺,已二鼓矣。”这是过渡,如戏曲的过场,也是预谋的展开。叙述节奏加快到一种时不我待的紧迫感:“经龙王堂,入大殿,皆漆静。”然后叙述进程稍作停留,形成情感的最后积蓄、酝酿,对阅读期待作故意的“痛”并“快”的延宕(这是作者和读者一种默契):

  戏剧效果是“锣鼓喧阗,一寺人皆起看”,而实际观众看戏,实际也成为被“我”看的对象,戏中戏的视角。这个时候,赋体中主客对话模式中的“客”出现了:

  “有老僧以手背采眼翳,翕然张口,呵欠与笑嚏俱至。徐定睛,视为何许人,以何事何时至,皆不敢问。”

  但这个“客”与汉代大赋与抒情小赋中不同,不再作为对立方和自我设置的障碍,被“主”驳斥和反对借此达到超越的目的,不再有这种强势,而是被极大地弱化了。





Copyright 2017-2023 http://www.ybc-co.com All Rights Reserved.